Press "Enter" to skip to content

一笑齋 Posts

论放生

今早骑车时,看到江边有一群人在支帐篷、摆祭坛。骑过一圈回来,他们已经摆放好了祭品和“大师”,人行道上耸立着塑料佛像,它们面前堆着许多释迦牟尼生前从未见过的水果。刚穿上袈裟的男子则拿着话筒站在自行车道上发呆,在他身后,一群妇女排起队准备作“最后的祈祷”。在一旁的马路上,一车塘鱼正在无可躲避的高温下奋力扑腾。阳光猛烈,唯一享受清凉的…

偶记

“刻板”小考

在今天的汉语中,“刻板”是一个略带负面意义的词汇。它意味着某个人或某种事物因循呆板,缺乏变通。当然,“两古”专业的朋友对这个词有着不同的印象——他们的专业告诉他们,“刻板”的原意是雕版印刷中雕刻书板的行为,也可以指被雕刻的书板本身。对出版史、印刷史的研究者来说,“刻板”总会和这样一句话联系起来——“蜀毋昭裔出私财百万营学馆,且请…

偶记

吉日 吉时

前几天参加了一次“完整”的进宅。所谓“完整”,乃指在吃炒粉之外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活动。比如购买蒲瓜、菜头,一大早去不知名的小庙里拜神。当然,进的不是我的宅,我的参与仅限于在“吉时”把放着米粉和花生的桌子舆进屋内。炒粉当然还是吃了几口的,毕竟对我来说这才是进宅。比较滑稽的是,我吃的炒粉,并不是我舆进屋子里的那两把。吃有吃的粉,做有…

随感

今日脑洞

今天忽然想到,迄今为止地球上的权力建筑都是以“人在平面上活动”作为考量的。传统的权力建筑多以“占据更大面积土地”为宣示权力的方式。帝国主义与极权主义建筑则加上占据天空的要素(如苏维埃宫、柏林国会大厦)。如果将来存在一个作为权力建筑的太空巨构,那么它一定不会有平面巨构那样的广场、楼梯、高塔,取而代之的很可能是一个完美的球体,球体是…

偶记

关于《遗落的南境》的一点儿废话

完全剧透警告。 花了两天时间看完了《遗落的南境》三部曲。很不错。对我来说是一种很新鲜的阅读体验。现在回忆一下,玩儿了Epic送的《控制》大概是一个开始。自那时起我就在关注结构思路新颖的文艺作品。后来又玩儿了《死亡搁浅》,我自己的行当里面,晚清小说又是重视创新而不是积累的,凡能称为名作的,都不是聚沙成塔,而是另起炉灶。“新”在文学…

评论

近期游戏趣事

很久没有写过关于游戏的东西,可惜最近玩的游戏都很有限。只能挑一两件事来分享一下。斋分享又不行,一会儿列了一二三四,要是在widipedia就会提醒你用“散文格式”。怎么算是“散文格式”?怎么算是“说明书”?有时候自己都弄迷糊了。反正这里也算是我的私人空间,我也无妨迷糊一点。毕竟一天到晚治学治学治治治的清醒过了头,遇到鱼与熊掌还不…

偶记

书摘一则

这时候正是科学昌明的时代,制造的器具日新月异,谋害人的手段较之吾国《水浒传》《济公传》上所说的,高起奚止十倍?看官你道他用什么手段?说也可怕,他有一种机械自卷床。这床乃弗朗机名手制所造,床面能自卷自舒。外面瞧时,是极精制极华丽的一只铁床,一些破绽都瞧不出。只要有人睡上去不到一个钟头,就会无声无臭地徐徐翕卷,愈卷愈紧,愈叠愈密。恁…

转载

四五月

发言是有一定成本的,就像刻书那样。我的博客每年要在服务器上花一百六十多块。算下来,每个月就要十来块,一天也要花几毛钱——这已经是最便宜的选择了。如果不做这个工夫,我就只能给各种平台“夹”,毕竟免费的是最贵的。但既然钱已经花了,按照资本主义的逻辑,我就应该给我的每一篇文章,每一个字估一个价。要是我一年只能写上三四篇,那么一篇就要三…

偶记

近期笑料

直接在博客编辑器里写作有一种特殊的刺激,当你想到一不小心它就可能彻底消失的时候,一切思绪都要抢着下笔,决不能周围前后地弄些“雅致”文章。很好,这种感觉又回来了,上次写博客还是二月初,现在已经三月末了。天气越发令人讨厌,生活也越来越没滋味——不是需要调剂,是需要刺激,比如我现在正敲着键盘经历的刺激。 最开始挪了这个新站的时候,我的…

随感